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485020.com >
武汉“连心家园”用爱温暖社会
发布日期:2019-08-12 05:32   来源:未知   阅读:

  清明,一个传统而特殊的节日,马会玄机,一个与亡人心灵团聚的日子。清明将至,我们试图用一个特殊的视角来表达对生命的缅怀与追思,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与敬畏,无论他以何种方式离开我们。

  在武汉,有这样一个特殊群体——8000余个失独家庭。中年丧子,这是种怎样的伤;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种怎样的痛?父母常常把孩子看成是人生中收到最好的一件礼物,一旦生命花朵突然枯萎,这样的日子又怎么能捱得过去?于是,他们聚在了一起,抱团取暖,治疗哀伤,并努力重新生活,同时把自己对孩子的爱分给了社会。这就是武汉连心家园。它的成立,不仅为这些特殊的群体提供了一个互相安慰、互相帮助的平台,更是自我落实“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具体表现,它的出现为化解社会矛盾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

  武汉“连心家园”成立于2007年9月。它是由武汉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组成,仅仅是武汉地区八千多户失独家庭的一小部分。

  连心家园的会长李铭兰是一位优秀的职业女性,经营着一家年销售额过亿的公司,连心家园的大小活动和各项事务在她的打理下也井井有条。只是在她平静的微笑下,也有着一段不愿去触碰的悲伤。十几年前的3月8日,21岁的儿子办好了出国手续,第二天就出发了,还说要送给妈妈一份特别的礼物,傍晚,李铭兰接到电话说儿子突发脑溢血在医院急救,等她赶到医院,儿子已在太平间一动不动了。

  之后的岁月对于李铭兰而言,度日如年,备受煎熬,她总觉得儿子还在,浑浑噩噩过了1年多后,她开始清醒:儿子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是,她努力让自己坚强的活着,要是自己不在了,谁去看孩子呢。

  慢慢的,李铭兰觉得身边有很多同命相怜的人需要帮助,经过几年的筹备,连心家园于2007年9月注册成立,专门吸纳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现在,连心家园成员由最初的80户发展到400多户。每当得知有谁失去独子而悲痛,李铭兰都会带着兄弟姐妹找到他,聊自己的遭遇,听对方倾诉,“刚失去孩子,人容易将自己封闭,让悲伤不断淤积”,李铭兰说:“我们有共同经历,容易让对方打开心扉,一旦倾诉了,就有办法让他振作了”。

  在连心家园的帮助下,很多人重拾生活的勇气,将心在这里停靠。现在,连心家园每月都会组织大家参加跳舞、旅游、跳绳等活动。“刚成立时,大家一聚起来就是抱头痛哭”,李铭兰说:“现在,聚会都是欢乐和笑声”。

  内部成员间谁遇到了困难,兄弟姐妹们都会伸手相助。会员张桃梅儿子不在了,丈夫忧郁过度眼睛也瞎了,自己还得了甲状腺癌。做手术期间,连心家园的姐妹轮流照顾她;张纯清儿子因救人走了,爱人也走了,自己的乳腺癌又转成肺癌,她没钱化疗,为了省钱一直住在医院的走廊;连心家园得知此事后,连夜开了骨干会,号召大家捐了7000多元,李铭兰带着大家将钱送到她手中时,张纯清抱着姐妹们痛哭不停。

  除了开展活动,连心家园还开辟官网,网上进行心理咨询、网上纪念馆纪念亲人、探讨独生子女政策法规,为全国更多的失独家庭远程解疑答惑。

  连心家园的成立,得到了社会各界更广泛关注,除了武汉市为这些特殊的群体单独发文对他们的生活进行补助。连心家园所在的武汉青山区妇联提供了许多帮助;青山区华创科技园为连心家园的活动提供了活动场所;全国助人为乐道德模范吴天祥同志也对武汉连心家园的形式表示赞赏。

  因为失去,更懂得爱的重要。在得到社会各界关爱的同时,连心家园将这种爱转化成促进社会和谐的动力,尽自己的能力化解社会矛盾。

  “自己的孩子不在了,但这个社会有更多的孩子需要我们去爱”,李铭兰说:“娱乐活动之外,我们还组织大家到孤儿院、残疾福利院去看望需要帮助的孩子”。2008年冰冻雨雪灾害,连心家园做了50套棉衣棉裤送到武钢残疾福利院;2009年夏天,连心家园又给武汉市孤儿院送了480箱饮料……

  2009年连心家园迎春晚会,邀请了10名贫困大学生一起联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张毅老师亲手织了10条围巾送给学生,57岁的孙波给每人包100元的红包。张毅说:“我女儿不在了,看到这些孩子就像看到自己孩子一样,好像我就是他们的妈妈!”

  在连心家园一份手写的财务报告上,记者看到:四川地震,连心家园集体捐款壹万壹仟多元;四川地震连心家园会员在居委会共捐5000多元;李铭兰私人捐地震灾区共计1万多元;连心家园捐赠残联共计6000多元……

  “化小爱为大爱,把对孩子的爱转化成对社会的爱,这也是一种生活的方式,生活不能回头,孩子一去不复返,我们要更好的生活!”连心家园成员这样说。

  连心家园的成立宗旨,是“相互安慰、跨越苦难,战胜自我,挑战明天”,成员们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心理危机干预:为失去孩子的家庭主动提供精神救援,帮助他们渡过人生中最痛苦的时期;此外,开展互助互爱活动。帮助丧子家庭中的年老体弱者,自己在帮助他们的同时,呼吁社会各界给予关注。参与社会上的公益活动,对社会上需要得到帮助的人员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武汉连心家园的出现为化解社会矛盾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在我国,独生子女丧子家庭的境遇,已经形成了比较独特的社会问题,虽然“单独二胎”等政策的逐步推进,能在将来相对减少这个群体的数量。但当下中国至少100万失独家庭的养老、心理、情感等问题亟待解决。这个问题也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更多人知道并支持“连心家园”,许多地方和单位已经行动起来,用不同的形式把关爱送给他们。

  苏州姑苏区胥江街道“连心家园”为失独家庭开展的迎新春联欢会,街道邀请了专业的面点师傅,现场教授汤包制作

  北京各区县建“失独”父母家园“十二五”期间,北京市计生委推进生育关怀工程,除了“暖心计划”、“安康计划”、“服务计划”等。还推进了心灵家园工程,即在本市16个区县各建立一个市级心灵家园基地。北京市西城区投资了80万元在展览路街道建起了一个160平方米的心灵家园基地。该区的“失独”父母们常常在节日里凑在一起,彼此温暖、关爱,如同一家人。

  长沙连心家园让“失独家庭”走出阴影“儿子去世半年多,我封闭了自己,很难从失独的阴影中走出来。尤其是悲痛过度住院时,我不仅仅体会到的是精神的疼痛,更多的是生活的不便,幸亏是街道、社区的关怀让我挺过难关!”这是2013年4月11日下午,在长沙市雨花家园社区,失独老人郭老师的肺腑之言。

  为了让“失独家庭”走出阴影,得到社会的更多关爱,2013年4月,长沙市雨花区在圭塘街道进行创新型试点,建立专门机构做好失独家庭抚慰工作,成立失独连心家园。为促进此项活动的开展,街道在雨花家园社区召开专题座谈会,邀请了部分失独家庭代表出席,主要内容为计划成立失独家庭连心家园,街道提供专门的场地加强失独家庭之间的互相交流,通过定期的活动,让失独家庭感受政府关怀、社会的友爱。

  上海失独父母搭建公益组织抚慰失独家庭2012年10月23日,名为“构建关爱平台、服务和谐社区”的公益项目在上海启动。这个由失独父母组成的公益组织,将走进申城社区,并联合社会、企业的力量,帮助更多的失独家庭。

  同年3月,华东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心理咨询工作室和上海星星港关爱服务中心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支持下,首次联手开办心理咨询技能培训班,培训了专为沪上失独父母提供心理关爱的“志愿者”共26人。

  这些失独父母参与学习是为了更专业地为其他失独父母提供心理辅导。上海星星港关爱服务中心副理事长袁丽燕表示:“第一批学员经过专业技能培训后,不仅了解心理健康的知识,掌握心理调节方法,提高助人的专业技能,使星星港工作专业化、规范化。”

  苏州建立146家“连心家园”截止2015年11月,江苏苏州已经建起146家“连心家园”。2011年5月8日,“母亲节”这一天,首个“连心家园”在苏州太仓浏河镇东仓村成立了。“连心家园”的起步并不容易,发起人邢向兰表示,刚开始的时候镇上共有20多户失独家庭,经过工作人员挨家挨户的走访,最终愿意加入“连心家园”的只有8户。

  定期上门访谈、疏导服务,组织外出旅游、踏青、采摘,与部队、企业联谊,请专家心理咨询、健康讲座,指导再生育、收养,特色丝网花制作义卖……辛勤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四年多来,“连心家园”的一系列活动为失独家庭建立了精神家园,使他们摆脱悲伤的阴影,重拾生活的信心。

  胡女士是一位“连心家园”的失独妈妈,她的儿子在十年前因病不幸去世,“失去孩子后我比较封闭,香港惠泽社群资料。不愿意出门,我总觉得这辈子连浏河镇的大门都出不了了。”令她 没想到的是,“连心家园”的出现使她的生活发生了转变。专业心理医生的疏导、志愿者的排解、相同境遇的同伴互诉衷肠……每逢生日,邢向兰还会将花和蛋糕送 往她家,以示祝贺。虽然对儿子的思念还在,但如今的胡妈妈已经走出了先前的阴影,甚至转换了身份,成为了“连心家园”的志愿者,主动帮助其他失独家庭的父母,“家园中的成员都像我的亲人。”

  据了解,2012年“连心家园”已在苏州全市推广,2014年江苏省13个城市开始学习“连心家园”模式。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苏州累计失独家庭2800多户,“连心家园”在苏州大市范围内已经达到了146家,全市大部分失独家庭都受到了它的帮助。

  这是一个辛酸却温暖的组织。丧失独生子女的家庭面临的社会问题日益突出,武汉连心家园的出现不是偶然,失去唯一孩子的父母需要这么一个港湾,来承受风雨,来休整起航。

  可以预见,这个团队成员还会增加,连心家园的发展需要大伙搭把手,在精神上面给予更多慰藉,在经济上面给予帮助。当然,政府相关政策出台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建立特别基金在孩子意外夭折之后给与一定赔偿,完善养老保险体系,加大对福利院的投入,给与税收补贴,让福利院的康复医疗等深层次照料跟进等等。但愿,全社会以力所能及的方式,给予他们得不到的那份爱。(卢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