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李教授平特论坛 >
《天伦》将播 陈小艺“找对象善良最重要”
发布日期:2019-09-22 23:39   来源:未知   阅读:

  由唐德影视出品的年代亲情大戏《天伦》即将于3月1日登陆北京卫视红星剧场。该剧由著名导演滕文骥、王为联合指导,陈小艺领衔主演,刘涛、崔林、练束梅、陈思斯、刘亭作、陈婷、陆骏瑶等知名演员联袂出演的横跨半世纪的年代情感大戏。该剧讲述了以 “丁香”为主线的裴家几经坎坷的家族变迁,小人物沉浮在时代大潮中的酸甜苦辣,而这其中唯一不变的、最能打动人心的就是在动荡年代下,一家人浓厚温馨的亲情的故事。

  2月25日,《天伦》导演滕文骥携主演亮相北京卫视开播新闻发布会现场,与现场媒体、粉丝共话台前幕后的故事。

  说起此次《天伦》的导演滕文骥,之前《血色浪漫》、《末代皇妃》这些经典作品已经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接下《天伦》这个本子,他表示自己是很多历史时期的过来人,对旧社会、解放、土改、改革开放等重要时期,尤其是文革有特殊的感情。然而现在很多电影都缺乏角度和深度,《天伦》就很不一样,在观点和政治方面都有非常独特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滕文骥自己能明白其中所要表达的东西。所以在拍摄这部戏前,他纠结再三,最终在内心的冲动、兴奋、纠结的状态下,完成了这部戏。滕文骥希望这部戏把这代人的欢笑、苦难带给更多人,也希望更多的观众看懂那个年代。

  滕文骥导演坦言,故事里的丁香一家其实就是千千万万个普通老百姓的家庭。虽然丁香看似是个“受虐狂”,无论别人对她怎么不好,她都会以德报怨,但这种人其实在那个年代是个“典型”,全家都靠她撑着,也只有这样隐忍才能活下去。虽然那个年代离现在已经非常远了,但是滕导认为这部戏对年轻人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在“变味”的亲属关系及对钱财的贪婪之下,淳朴的亲情已然将近泯灭,如今再让大家“返朴归真”,回望一下那个年代的温情,也未尝不是一种好事。

  实际上,《天伦》仅是滕文骥、王为两人合作的第二部作品。两人一起拍摄过不少作品,都是师父在教授爱徒,然而,滕导十分谦虚地称自己在该剧是“打酱油”的,主要拍摄人员还是自己的爱徒王为导演。相反,王为导演认为滕导给他很多实际经验,让他一个80后身临其境地领略了当时的人物情感,真正理解了六七十年代人们之间纯粹、真挚的感情。师徒二人互推互让,非常温暖,深厚感情显而易见。

  对于此次女主角丁香的选角,滕文骥称“没考虑陈小艺”,虽然他和小艺很早就认识,但从来不找小艺合作,怕影响感情。但这次情况不同,王为导演认为只有陈小艺演得起年轻姑娘,hold得住垂暮老人,所以才有了这第一次合作。虽然“嫌弃”,但滕导称陈小艺身上有很多老一辈演员的珍贵品质,“现在的演员应该像陈小艺这样的演员学习”。

  被王为导演夸为“好演员,好前辈,好姐姐”的陈小艺在谈到这部剧时,鹰坛高手论坛,表示天伦将是她拍的最后一部“冬天戏”了。因为拍戏时间恰巧赶上了北京最冷的时候,即使穿了肉色打底裤,还是非常冷,拍的时候一直在发抖,所以现在特别抵触冬天拍戏。该戏不仅成为她最后一部“冬天戏”,还成就了她很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跟滕导合作,第一次接从民国时期跨度到文革的戏,第一次拍完戏还保留着“裴家”微信群等等,带给她的回忆也是无以伦比。特别是拍摄期间恰逢2012“世界末日”,那个冬天格外寒冷,但是制片部门做得特别好,在休息的屋里布置了小太阳,特别温暖,然后大家都拿出吃的,“那时候感觉就是一家人”。崔林闻言道“导演就是太阳,我妈就是地球,我们都是卫星,各自在转,转错就不行了。”生动的比喻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谈到感情,陈小艺认为丁香是个从一而终的人,虽然感情中途诸多坎坷,羁绊,但是最后还是收获了完美的初恋。但陈小艺还是认为对不起此次饰演其情敌的刘涛,之前陈小艺与刘涛是“母女”,这次剧里却摇身一变,成了情敌关系,仅仅是情敌还好,她们竟然还是妯娌。关系之复杂惹得导演在台下直呼“太乱了!”

  《甄嬛传》中的“曹贵人”陈思斯此次在《天伦》中饰演性格张扬泼辣的“小钢炮”裴珍珠,剧中有不少与“直男癌”丈夫争吵、闹事的戏份,口头禅就是“这日子没法过了,要跟你离婚”。但陈思斯坚决否认自己是“直男癌斗士”,反称自己是“直女癌代言人”。“我把自己的女权位置在这个家族当中放得特别大。在我眼里,大家都不是个儿,连我妈都不是个儿。”陈小艺插话打趣道:“你小时候很作,嫁人以后更作”,顺着“妈”,众人也开始批评裴珍珠这个角色,让陈思斯欲哭无泪,立刻现场“跪求”陈小艺帮忙说好话,“不然发布会结束以后没法混了”。然而,陈小艺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坚持“现在说好话已经来不及了,你这是本色演出。”陈思斯万分沮丧,再次大喊:“这日子没法过了!”只能自己辩解:“珍珠不是坏心眼的女孩,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儿,相对自私,但是她不掩饰,很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结果说到后面自己都笑场,说不下去了。

  但是众人一致认为的是,裴珍珠是个“心怀梦想,从一而终”女孩,虽然抱着公主梦,还整天嚷嚷着要离婚。但其实打心底里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家庭,亲人与爱人。

  练束梅饰演的裴玉珠号称“飞毛腿”,是家里最能跑的女孩。虽然其生母是陈小艺的情敌,但陈小艺一直对她照顾有加,惹得裴振达天天争风吃醋。这个个性很强,又万分机灵的小姑娘,其实在爱情方面是很执着的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愿意为爱情付出一切代价,甚至“爱得连命都不要了”。虽然现实把她撞得头破血流,但坚强的她在苦难过后自己站了起来,开了小餐馆,是个“新时代”的女性的代表。

  可怜的刘亭作今日一直成为众人捉弄的对象,一上台就被陈小艺挤兑为“裴家姐妹团”中唯一的“外人”,直接将他排除在家人之外,特别是其饰演的刘文凯的一堆“陋习”让“裴家姐妹团”万分嫌弃。他说,“因我本来是个“追女狂魔”,又是个“妈宝男”,所以最后一步一步堕落成了负心汉。”遭到“裴家人”的一连串唾弃,只能急忙解释道:“这个角色其实没有那么坏”,刘亭作认为:“爱情没有对错”,只是随时在变化,只是稍有偏差就可能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主持人现场立马打趣:“不能找这样的男朋友”。

  饰演家里唯一的男人裴振达的崔林,承担了为母亲丁香打抱不平和骑单车送姐姐的重任。但是现场崔林不解自己为何是“嘴炮担当”,称自己平常的时候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打则打,能上就上”。虽然他粗鲁,爱逞能,但实际上是个很暖的大男孩,对自己的妈妈、姐姐、爱人都很照顾。不仅戏中的裴振达很暖,现实生活中的崔林性格也非常好,陈小艺说,即使拍戏时为了一遍过,真的给了振达来了个“大嘴巴”,他也毫不生气,还感谢陈小艺教了自己很多东西。

  不同于委屈求全的裴宝珠,现实生活中的陈婷是一个乐观的人。导演认为,宝珠那种为家人朋友着想,委屈求全的人其实在那个年代非常多,是那个年代的“标本”尤其肩负着到家庭与出身的双重重担,她们日子特别不好过。剧中沉稳的大姐姐裴宝珠,现场游戏输后坦然来了个“卖萌五连拍”,其可爱又性感的造型惹得现场惊叫连连。

  除了典型时代人物,六、七十年代复杂纠葛的感情线自然也成为剧中一大亮点。在谈到七十年代的择偶观时,崔林表示,这个年代择偶标准概括起来就是:“宝珠珍珠玉珠”六个字,她们是那个年代三类普通女性的代表,宝珠“上得起厅堂”,珍珠“下得了厨房”,玉珠“打得过流氓”,他们一家子就把当时所有优秀女人的要素全包揽了。

  陈小艺则认为那个年代找对象“善良最重要”,车房以后都可以再有,但只要人品好,善良努力有上进心,就可以收获幸福。现场陈小艺还爆出王为导演不仅有“白富美”,还有别墅,可谓是“面包爱情两丰收”,陈思斯对此直喊:“我妈说得对”。

  现场不仅有访谈,主创们还玩起了小游戏“击鼓传元宵”,即用筷子依次传元宵,音乐停时,元宵在谁手上谁就要表演节目。结果游戏还没开始,刘文凯夹的第一个元宵就掉了,遭到现场观众的“嫌弃”。为了整蛊刘亭作,当元宵传到他那里时,陈思斯故意不接刘亭作的元宵,耍赖拖时间直到音乐结束,害得刘亭作被迫表演节目。他模仿起道明寺,用台湾腔对练束梅大喊:“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大家都觉得不像,纷纷称:“这哪里是道明寺,分明是小沈阳!”

  剧里丁香的拿手菜是“金钩元宵”,趁着元宵节刚过,现场工作人员也搭起了元宵小铺子。由“丁香”陈小艺为煮元宵,其他青年演员下台给大家发元宵。最后,所有主创来了一个“全家福”,“快嘴”陈思斯让导演赶紧拿自拍杆,主持人闻言大笑反问“你是何居心?”,其实这个心机girl目的是让导演站第一个拍,显脸大。被拆穿的陈思斯主动拿起自拍杆,记录下了主创时隔三年后的再次“团聚”。(雷图/摄)